鮑盛剛
  美國的問題不是能否領導世界,而是應該如何領導世界?美國前國務卿賴斯用“leadingfrom behind” 來形象地概括奧巴馬的外交政策,直譯就是“從後面領導世界”,即幕後操作,自己退居二線,實質是離岸平衡術。錶面上保持歐亞大陸上各國力量的平衡,維持和平局面,實際上就是讓各種力量相互爭鬥,相互牽制,避免在歐亞大陸出現美國的競爭者,以此確保美國的本土安全與對世界的領導力。
  領導世界一般有兩種方法,一種是使自己強大,然後帶領大家一起發展;一種是使別國動蕩與衰退,自己由此維持強大。前者是在前臺領導,即引領大家一起發展;幕後操作實際上就是在別人背後使壞。美國曾經是前者,但是現在美國越來越趨於後者。美國越來越傾向於把自身的安全建立在別國相互爭鬥的基礎上,結果自然是地區的不斷動蕩與戰亂,由此美國不僅是世界麻煩的製造者,事實上也成為自己麻煩的製造者。
  美國全球戰略目標是維護其全球第一的地位和利益,而要做到此,美國必須控制歐亞大陸。最好的方法就是讓歐洲、亞洲和中東地區處於分裂,內部力量相互牽制,防止它們的一體化,以及在歐洲、亞洲和中東崛起主導性國家。否則美國將可能被擠出歐亞大陸,被迫回到美洲。
  眼下在搞亂了中東、歐洲之後,繁榮的亞洲和崛起的中國就成了美國的下一個戰略目標。美國重返亞太,推行亞太再平衡戰略,目的就是要遏制中國的崛起,維護美國在亞太的主導地位。對此美國的策略無非是鼓吹“中國威脅論”,引起亞洲國家對中國崛起的警惕和憂慮,特別是放出日本,挑起中國與周邊國家的矛盾,將區域性及歷史遺留問題國際化,此舉可謂一石多鳥。美國的用意很清楚,一可使自己從困境中脫身,二減少投入,相反賣武器給日本和亞洲其他國家,還可發戰爭財,三可以肆無忌憚地指責中國,如果中國反制,就指責中國欺負小國,證明中國國強必霸的野心,並達到打亂中國和平崛起的進程。
  離岸平衡術一旦被識破,也就玩不下去了。可問題是世界需要一個穩定者,而目前只有美國可以承擔。30年前法國著名政治學家和歷史學家雷蒙·阿隆曾給美國的忠告:“進入20世紀,如果一個大國停止為一個理念服務,其力量勢必受到削弱。”但是,顯然美國沒有引以為戒。▲(作者是旅居加拿大華人學者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hdoub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